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又来做什么?”封老太太没想到裘蝶还敢上门,而且还带着野男人一起,枯树般的老脸立刻就黑了,一种强烈被背叛的感觉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是你的时候各种嫌弃,恨不得直接轰走,发现对方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选择时,心里又开始不甘,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。

    封老太太现在就是这个心理。

    哪怕再看不上裘蝶的出身,她也是孙子的女人,如今跟另一个男人,而且还是一个丝毫不比孙子逊色的男人一起出现,封老太太心里翻江倒海的,不是滋味极了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元令玺一副保护者的姿态站在裘蝶身后,形成一股强大的压迫,见到自己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过来,那看不上的姿势更是让封老太太百爪挠心,不舒服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封老太太出身富贵,嫁到封家之后更是养尊处优,没受过半点委屈,老了之后更是佛一样被供起来,哪受得了这样的忽视,当下就发飙了,“出身不好的女人就是水性杨花,嘴上说爱我们靳言,私下却跟男人勾三搭四,你就这么不甘寂寞?还有你!元家是什么身份?作为元家的大少爷,居然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,就不怕给元家抹黑吗?”

    骂完裘蝶,封老太太不忘把元令玺一起教训了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,裘蝶就已经料到封老太太说话不会好听,她对自己从来就没有过好脸色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想到,一向自诩名门的封老太太,说起话来会这么难听,简直比市场泼妇词还粗俗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封靳言的长辈而一再退让的裘蝶此刻终于忍不住了怒,准备爆发了。

    然而她才张口,话还没吐出来,就被一伸臂揽了过去。

    元令玺占~有性十足地搂着她的腰,薄唇叼着没点燃的烟卷,狭长的眸微眯,十足的江湖儿女狂放作派,“小爷就喜欢水性杨花的女人,够味儿!至于给元家抹黑,爷乐意,有你这不知从里冒出来的老树皮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封老太太怎么也没想到,会有人当着面这样呛自己,一口气涌上来,差一点没当场翻白眼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李管家连忙叫佣人搬来椅子让封老太太坐下,又喂封老太太喝了大半杯水,才总算是缓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素来嚣张的封老太太被气成这样,裘蝶不得不说她心里是痛快的。

    因为如此,她甚至没有坚持和元令玺保持距离,由着他紧地搂着自己。

    封老太太看着他们亲密的模样就来气,一个没压住,又跳了起来,“看看!看看!你们都给我看看!靳言找的女人是多么不要脸!你们全部人都给我看清楚了,记牢了,等和展家千金在绿园吃饭的少爷回来,好好地说道说道,让少爷看清楚这女人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一提到封靳言,裘蝶的长睫立刻垂了下来,什么看戏的心情都没有了,甚至开始后悔带元令玺来封家,不但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,还让元令玺看了一通笑话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