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时正到了放暑假的时候,烈日悬挂在天空炽烤这大地,医学院大道中鲜有人踪,莫怜惜独自一个人待在实验室,眼前是一排排闪着寒光的注射器。

    莫怜惜熟练的拿起托盘中的注射器,往自己的胳膊上进行注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护理系学生必须掌握的技能,而莫怜惜正是在练习着这项技能。

    针管中的白色液体是她事先准备好了的葡萄糖,就在“葡萄糖”注射进身体后没多久。

    莫怜惜刚将注射器拔下,就察觉到一种要即将窒息的感觉,身体陡然无力,莫怜惜不得不双手撑在实验台上,以保证自己没那么快倒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,莫怜惜想要伸手去拿放在另外一张实验台上的手机,却终究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跌落的身体将实验台上的托盘打下,注射器散落一地,在莫怜惜彻底陷入黑暗之前,翻转过来的托盘上面贴着的一张贴纸映入她的眼帘……

    拿错托盘了,那些根本就不是葡萄糖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莫怜惜飘在实验室上空看着实验室的管理员看到自己倒在地上,惊慌失措的样子。

    面上满是平静,没有丝毫悲伤,似乎还没有从自己已经身死的事实中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莫怜惜就这样看着自己冰凉的尸身被盖上了白布,看着实验室中人来人往,看着那只被打翻的托盘旁边的注射器。

    午后阳光从窗户穿过,照在注射器中残存的透明液体上,投下一丝浅浅的光晕,散落着注射器仿佛就像是在嘲笑着莫怜惜的愚蠢。

    莫怜惜,莫怜惜,莫要怜惜,竟是这样死的吗?

    突然,莫怜惜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好听的男声,“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莫怜惜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,入目的依旧是实验室熟悉的布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注射了一种尚未研究完成的新药,药与身体排异,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这药还是自己带来的,亦是自己注射进自己身体里面的。

    莫怜惜收回往后看的目光,同样用着平静的语气回答着那人的话,平静的就像是对着朋友说早上好一样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再次传来男子如碎玉般好听的声音,“你可还想活?”

    莫怜惜原本死寂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光亮,不过在一瞬之间,眼瞳之中又恢复了死寂。

    “想又如何?我终究还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帮你重生。”

    男子的声音中充满着肯定以及不容置疑的决断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一声音让莫怜惜的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,许是因为学医要比常人更加冷静的原因,莫怜惜直接指出了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正所谓无功不受禄,你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男子的声音继续从虚空之中传出,“与我契约,为我收集灵魂力,待到功成之日,许你重生。”

    莫怜惜低头,视线却透过了自己的身体,直直打在地面上,这一状况让莫怜惜感到有些不适应,眉头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男子也不急着说话,这一片天地间便陷入了寂静之中。

    直到半个小时后,实验室里面的时钟定格在了六点,久违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