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陆惜语紧握双拳,其他的,她都可以忍,打灵玉注意的,她不会轻饶了他们!

    “呦!还生气了,看来今天是要动手了!”劫匪头子一挥手,“兄弟们,先把这个不识抬举的绑起来!”

    “陆惜语,将精神力集中在护腕上,你可以借助我的元素之力。”

    没有按照冰极的安排做,陆惜语却集中自己的精神力,准备攻击。

    “多谢,不过这次,我想自己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谢绝了冰极的好意,她还没试过用自己的精神力攻击别人,这一点是冰极前两天提醒过她的。

    之前在庄子里对陆家人所使的,不过是简单的精神控制。

    至于冰极的元素之力,她也问过,冰极是灵魂之力没错,但他本身就有水系武师,因为灵魂之力的缘故,他的水系变异成了冰系。

    周围的土系元素开始变化,陆惜语没理会,不过是一些一二级的武师,她还能自己对付。

    操控着自己的精神力,在土系元素将自己包围的时候,面色泛白,却嘴角微扬,念道,“裂!”

    裂开的不止是包围她的土系元素,还有周围众人身边的空气,瞬间撕裂般的疼痛,蔓延在众人身上。

    谁说她没有元素之力,就一无是处?

    劫匪头子也没料到眼前的人看似瘦小,没有强大的元素之力,竟也抓不住她,吃惊之余正要亲自动手,有人喊一句,“头儿,那边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劫匪头子看一眼不远处,果然一大队人马正往这边赶来,狠瞪了一眼陆惜语,“今天算我倒霉!撤!”

    陆惜语也正准备离开,她没有什么认识的人,新来的一批人一看就是有势力的,这时候她可不想惹麻烦。

    “前方何人?”

    仿佛被人锁定一样,陆惜语和劫匪一众全被盯上了,转瞬间大批人马来到劫匪面前。

    劫匪头子讨好的说道,“这位大人,我们只是路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路过?”

    为首的人绕过劫匪头子,直接来到陆惜语面前,“这位小兄弟,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
    陆惜语只想立刻从眼前消失,她千算万算,就是没算到,才几天的时间,这么快就和墨寒风又见面了!

    看着墨寒风消瘦的脸颊,几日不见,给人的感觉更冷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想您认错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惜语现在是冰极幻化的普通面容,还戴着半边灰色面具,墨寒风不可能认出她来。

    “认错?”墨寒风居高临下的看着陆惜语,“她的眼睛,我不会认错。”

    他在远处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,蠢蠢欲动的土系元素,还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在这边徘徊。

    当墨寒风看见本人时,竟然有一种很强烈的熟悉感,那是陆惜语给他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而眼前之人颈前的灵玉,他再熟悉不过了!

    一众劫匪见人只是注意到陆惜语,开始偷偷的逃走,而陆惜语自知被墨寒风盯上,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了,瞥向逃跑的一群人,“这些劫匪鱼肉百姓,还请大人为民做主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劫匪头子恨得想冲过来和她再次动手,却被墨寒风一个眼神吓了回去,“大人冤枉了,我们只是路过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