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安童看着我,我看着她,心里乱麻麻的,也不敢说我还遇到另一个安童,也不敢接近她。

    “叮铃!”远处突然有铜铃声,洞口外有几道黑影闪动着走来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安童喊道。我也急了,要是被发现,那还了得,但四处看过来,棺材紧挨着摆没有缝隙藏身,进来的甬道是斜的,而且很光滑,爬上去是来不及了,眼前唯一可以躲的只有安童刚爬出来的棺材。

    安童也想到了,急忙去搬落到地上的棺盖,不过她的想法只是恢复棺材原来的样子,不要让人发现。

    我一把将她拽过来往棺材里推,“先躲到里面!”她楞了一下,没爬起来,我也顾不得她同不同意,使出全身力气将棺盖合上一半,此刻铜铃声已经很近了,我翻身钻了进去,用脚将棺盖合拢。

    “呼!”我松了口气。安童轻声道:“你压死我了!”

    温热的呼吸就打在我的脸上,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棺材太狭窄了,一半身子是压在她身上的。这情况我也没心思怕她了,脸上火辣辣的,还好棺材里黑漆漆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安童也没继续纠缠,狭小的空间闷得我手心都湿了,外面铜铃的声音也消失了,只听到到我两呼哧呼哧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安童推了推我,我以为压得她难受,只好用手肘支撑着,只是这样一来动作更加暧昧。

    以为她会发火,但她只是费劲的将手抽到头顶,在棺材头和用力的扣了起来,我刚要问她做什么的时候,她扣的地方突然有光射了进来。

    原来那里有个小口,是木头的结疤,有些腐蚀了。

    “看看外面什么情况!”安童仰躺着没法看,只能在我耳边吹气道。

    我也想看看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,但小洞的位置有点低,要看的话就得趴下去点,这样一来等于两人要嘴对嘴脸贴脸了。

    她也意识到整个问题,不满的哼了一声,将脸侧了过去。我尽量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,低头脸贴在她的脖颈上才看到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是那些村民!难怪悄无声息的!”我向她汇报,来的有十几个村民,两人一组,分别抬了五口棺材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她们是不是人?”安童话语里有些惊慌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还没等我说话,她就很生气:“你别动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我也反应过来,现在这个姿势摇头,动作有点...“应该不是活人!”我赶紧岔开话题,这些村民身上根本没有人气。

    人气这东西有点玄乎,但接触尸体久了,死人和活人看到了就能分辨出来,就像身下的安童,她的确是个大活人无疑。

    村民抬着棺木离开,唯独有两个留下了,他们身披着孝布,腰间系了一串铜铃,木头一样站着不动,我努力的将视线放远,确定外面只有他们两了才能安童说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抓住他们?”安童提出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逮住它们?这是个好办法,说不定还能混进去,看看这些人抬棺材去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又看了会,确定这些村民应该不是僵尸,应该只是被人控制的尸体,没多少攻击性,但我最担心的是安童,她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苏岩,你不会是不敢吧?”安童见我没回话,想刺我。

    “尸体我见多了,我怕什么?只是...”我有些说不出口,爷爷警告过我,如果在二十八岁前用了他教的东西,我这辈子注定孤老终身。

    以前没碰到过,也就没放在心上,但现在...

    “哼!”安童不屑的哼了声,“我就知道你怕,怕娶不到老婆!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这你都调查到?”说完我心头一颤,想到了不好的事,眼前的安童更像是真的,那和陈阳在一起的是谁?爷爷给我的石片难道还存在另一块?

    越想我越乱,突然腰间被人死命的掐了一下,剧痛下我只想摆脱安童的手,身子猛地往上顶,身下的安童缩了脚,双膝死死抵着我的腹部,借力往上推。

    合力之下,直接将棺材盖顶飞了,但我后脑重重的顶在棺材盖上,眼冒金星,心里只有个念头,这下死定了,出了手就得孤老一生。

    我还昏昏沉沉的,只看见安童跳出棺材直接扑向那两个村民。

    她的大胆把我吓了一跳,揉着后脑冲上去帮忙,不过她动作挺快的,我跑过去的时候她已经将两人放到了。

    粗暴的动作看得我头皮发麻,但很快我就发现不对了,这两村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你过来看看!”安童喊我,我才回神。她正掰开两村民的眼睛看瞳孔。

    我担心尸体上被人做了手脚,打开强光手电接替她。

    两村民的瞳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