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冲着电话里吼,希望爷爷这个老东西能支个招,但他却数落我平日不用功学镇碑术,现在连自己媳妇的保护不了。

    最后他竟然说让我自己看着办,然后就挂了电话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感觉爷爷最后几句话说的很轻松。

    只不我一点也不轻松,头顶的邪气已经完全落下,五鬼抬着的百鬼墓碑几乎就落在媳妇姐姐的屋顶。

    我心一横,这些狗东西,真是欺负到头了。发狠之下,我用刻刀在手心横拉出一条血口,鲜血瞬间就蹦了出来,顺着五指滴在地上。我准备刻血纹,即便这样做会让我丢掉几年的寿命,但血引镇棺纹是现在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且...只要能保护媳妇姐姐,少活几年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苏岩,你别犯傻!”血纹刚刚开始,沈浩突然从房间里跑出来,我眉头皱了一下,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,不知道是不是光线暗的缘故,看他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我说:“现在这情况,只有血引镇棺纹能起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未了我还问他的符包是不是还没拿出来,问完他就到了我背后。就在他靠近的时候,后背窜过一道寒流,我瞬间直起腰杆,反手就将血水朝着他甩去。

    他不是沈浩,现在我明白是什么地方不对了,沈浩向来都只会叫我的小名,绝不会叫我名字。

    “苏岩,小心!”安童着急的呼声传来,接着就听到两声绵长的枪声。

    但我和安童都慢了半拍,枪响的同时,我的护身护就变得滚烫,但那股子阴寒还是顺着脚底板直往上蹿。

    这是种奇特的感觉,好像灵魂都要被挤压出来,眼里看到的全是黑暗,我能感觉到身体的活动,但却已不是自己在支配。

    听到安童的声音,想开口却不能出声,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被附身了,第二个念头就是沈浩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?快滚出苏岩的身体!”安童的声音有些打颤。说实话,她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偶尔耍耍大小姐脾气,没事对我摆摆官威,遇到事儿就变成一个小女人的形象。

    但现在却让我改变了对她的看法,我不知道附身的是什么东西,会做出什么事,只是希望这个傻妞离我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安童还在重复说刚才的话时,熟悉的冷哼突然传来,随着这声冷哼,那种灵魂都被挤压的感觉瞬间消失,一刹那就找回了身体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视线从黑暗逐渐恢复,眼帘里是大片的红色,然后是那个熟悉的身影:

    华丽的喜袍紧紧勾勒出窈窕的身材,银白的凤冠下是轻纱掩盖住的朦胧容颜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她竟然...竟然亲自出来帮我...我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呆呆的看着她白皙的手从夸大的长袖中伸出,手里抓着一团扭动的黑雾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佩服安童的神经大条,她手中的枪口调转,指着媳妇姐姐问:“苏岩,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别!”我赶紧将她的手按住,媳妇姐姐冷哼一声,那团扭动的黑雾突然发出惨叫,直接被她捏散。我拉着安童不知道怎么解释,毕竟这个秘密我不想让她知道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天际突然传来碰撞的声音,我抬头正好看到从媳妇姐姐身上散发出的红雾与邪气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邪气中跪拜百鬼墓碑的黑影阵阵惨叫,一下就散了不少,邪气被撞击后也开始向上散开。

    我深深的松了口气,媳妇姐姐一出手就能有这样的效果,心里除了少许的感慨,更多的是自豪。

    但就在我以为一切就要解决的时候,远处山顶之上传来一声唳啸,原本抬着百鬼墓碑要逃跑的五只恶鬼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五鬼将墓碑放在邪气中,其中一个走上去朝着墓碑喷出一大团绿气,绿气碰到墓碑立刻变成红色,血淋淋的四个大字立刻血光闪烁,整团邪气都躁动起来,猛的撞在媳妇姐姐散发出的红雾上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抬头,因为面纱的缘故,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,但能感觉出来她的身体微微的晃了晃,红雾也收拢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想冲上去扶她,但被安童死死拉住,“你别去,这个女人,她...她...她不是活人!”

    安童的感觉不错,媳妇姐姐的确算不上活人,但她是我老婆,我不能看着她吃亏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“千年时间,你也不过如此!”远处传来刺耳的桀桀怪声。

    “哼!”媳妇姐姐红袍微动,如白玉般的手迅速从长袖中伸出,快速的朝着邪气拍去。

    红雾瞬间涌动,全部朝着那墓碑汇聚,但只是稍微撼动它,并未出现我预想中直接碎裂的情形。

  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